从7年前巴西申办成功开始,瓦尔克一直扮演着国际足联和巴西主办方之间联络人的角色,他悬在心头多年的一块石头也终于落了地:“我在各座承办城市的街头巷尾看到了一个期望中的巴西,这让我真正感到自己来到了以足球为信仰的国度。我一直期待巴西世界杯能给人们留下一些值得永远铭记的东西,巴西正在朝这个方向前进。”

巴西经济研究所基金会预计,巴西世界杯将能为东道国带来总计约300亿雷亚尔(折合137亿美元)的收入,这一预测是基于去年6月同样在巴西举办的联合会杯赛营收数字做出的。去年的那场“世界杯前哨战”,8支球队在6座承办城市展开角逐,赛事为巴西带来97亿雷亚尔(约合48亿美元)的总收入。一年后的今天,世界杯预计收益将是去年的3倍,另外还会给巴西全国各行业创造近百万个就业岗位。

从世界杯受益的不仅是东道国的地方经济,同时还有进出口贸易。巴西贸促会在赛事期间从全球各国邀请来2000多位企业家到现场看球,并借此机会组织了一系列商务洽谈和实地考察活动,向客户展示巴西制造业实力。贸促会预计,他们的世界杯贵宾方案在未来12个月里将为巴西带来价值约60亿美元的新增进出口额,中长期效应明显。

有了去年联合会杯的教训,为了防止再出现大规模暴力,巴西在世界杯期间总共投入包括警察和军人在内的十多万人,这是巴西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安保联动计划。军队、武警、民警、交警和消防部门等协同作战,力保比赛安全进行。在城市街头,尤其是比赛日,随处可见身穿不同制服的安保人员出现,密集程度完全可用三步一岗、五步一哨来形容,而巡逻直升飞机也从一大早就在空中来回盘旋。

虽然本届世界杯截至目前没有出现大规模,但是还是出现了个别的安保漏洞。而相关方面也及时有效地应对处理。此外,世界杯球票堪称一票难求,据报道,就连国际足联官员有可能也涉嫌倒卖世界杯门票,国际足联的非流通球票进入非法交易市场,无疑是一大安全隐患。而媒体称国际足联已经启动内部调查,排查是否有“自己人”涉及倒票行为之中,以及国际足联官员手中的票是否流入非法交易市场。

与世界杯相比,里约奥运会的筹备之路同样不顺畅,甚至更加坎坷。两个月前,负责协调里约奥运会筹备的国际奥委会官员费利发话称,里约筹备工作比计划延迟两年。位于里约西北的蒂奥多罗片区将承办包括皮划艇、射击、山地自行车、曲棍球、马术等11个奥运项目和4个残奥项目的赛事,本应于去年开工,但到现在依然没有启动,据悉要等到今年9月才能开工。

奥运会与世界杯不同,虽然办赛城市数量从12个下降到了1个,但届时集中了所有运动员、赛事人员、媒体、体育迷的里约热内卢市将面临成倍增长的基础设施、交通、安保等方面的压力,在本身矛盾没有得到解决,甚至加剧的情况下,奥运会时巴西如何将“不安因素”消弭于无形,这是里约奥组委和当地政府面临的最大问题。

顺风顺水杀入四强,却在最关键的两场决战中连遭屠戮,巴西队两场比赛一共1-10的比分,仿佛在嘲笑着球队中的每一个成员。五星巴西的拥趸当然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,但是认真复盘这两场比赛,桑巴军团的失败绝对是理所当然的。这支曾经进攻流畅,打法华丽的巴西队,竟然在本土世界杯上蜕变成了充斥着犯规、假摔和惨案的暴力球队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